伊梦是个小仙女

“所谓伊人,梦醒长安。”

这也是一种荣耀[张佳乐中心]

  这也是一种荣耀
  
  By_ 伊梦
  
  ——“这颗向往冠军的心,永远也不应该被轻视。”

  
  01
  张佳乐做了个梦。
  
  他梦到2016年那个盛夏,嘉世队长叶秋带领嘉世战队勇夺荣耀联盟第一赛季冠军,荣耀这款竞技游戏的热浪火速席卷了全国,处处都有人在议论。
  就是在那时,叶秋斗神的名号响彻整个荣耀。
  
  那时候他没想到这个游戏会与他相伴十年,甚至更久。
  
  那一天,他操纵着自己的角色百花缭乱,在热火朝天的网游里,遇见了那个他。
  孙哲平。
  
  “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两人的角色面对面站着,他站在荣耀世界的阳光逆流中,笑容狂傲,透过游戏界面,一直映到了张佳乐心里。
  
  “嗯?你是谁?”
  “孙哲平——狂剑士,落花狼藉。你呢?”
  “张佳乐——弹药专家,百花缭乱。”
  
  “那我们的战队呢?”
  “战队……双花?”张佳乐抬眼看了一下两人的ID。
  “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
  那声音清朗如风,带着独属于少年的年少轻狂。
  
  那年,西部荒野,百花盛开。
  
  那时候张佳乐还是个十来岁的毛头小子,还没经历以后那么多的打击和挫折,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成为冠军。
  
  以至于往后数十年的时光里,他一直为此而奋斗,得不到结果,却也学不会放弃。
  
  02
  荣耀第二赛季,张佳乐和孙哲平的组合正式出道,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配合打出的绚烂招式,被媒体冠以“繁花血景”之名,斩遍荣耀的每一寸地,成为不朽的神话。
  
  从此,荣耀联盟进入如火如荼的双核时代。
  那一场比赛,他们遇到了嘉世。
  
  比赛前夕,张佳乐平生第一次失眠了。
  他想着早已烂熟于心排练过数百遍的打法,想着如果出现失误该怎么补救,该怎么击溃嘉世的战术核心。
  
  他唯一没想到的是,他和孙哲平的“繁花血景”会被一叶之秋一杆却邪轻易挑破。
  
  斗神就是斗神。
  叶秋,一叶之秋。
  
  胜利永远只有一个。
  
  后来叶秋单凭一己之力再破繁花血景。
  
  张佳乐终于明白了何为强者。
  
  只是那时候他尚为年少轻狂的少年,失败了会马上爬起来,就算伤痕累累也不肯回头。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带着满腔热血,追逐着冠军,在那个赛场上用绚烂的打法创造一次又一次神话。
  
  
  03
  是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信心?
  张佳乐曾无数次想过这个问题。
  
  六年职业生涯,六次打进季后赛,三进总决赛,却没能夺得一冠。
  
  第五赛季,队长孙哲平赛季中途因为手伤黯然退役,百花战队的双核时代终于终结。
  
  张佳乐用单薄的身影,独自撑起了整个百花。
  
  他也曾无数次质疑过自己这么拼究竟有什么意义,到底是为了什么。
  后来他明白了。
  
  他付出这么多,只是想得到一个冠军。
  这六年来,他每一场比赛,每一次练习,都是为了拿到冠军。
  
  可是他终究是累了。
  第七赛季,张佳乐宣布退役。
  
  发布会上,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凝视着那个他征战了六年的赛场。
  或许以后再也回不来了。
  
  张佳乐拎着行李,走出百花俱乐部,最后回头看了一眼。
  算是告别。
  
  04
  退役之后,张佳乐开始变得无所事事,重新开了个号在网游里逛荡。
  偶尔也会看到关于百花的报道,或好或坏。
  他们让邹远临时上阵,接手了百花缭乱,成为百花核心。
  
  张佳乐无法评价这种赶鸭子上架一样的做法,可是他明白:百花的盛世已经过去了。
  
  张佳乐也想过回去,重新回到那个赛场上。
  可是他没有勇气。
  
  繁花血景的时代过了,他因为三夺亚军沦为整个荣耀的笑柄。
  
  他无法想象那种屡战屡败的未来。
  他也曾是轻狂的少年,在年少的时候带着满腔热血来到这里。
  他和孙哲平繁花血景的打法也曾响彻整个荣耀,被誉为荣耀史上最绚烂浪漫的打法。
  他也曾年轻过,疯狂过。
  可是他无法再继续下去了。
  
  张佳乐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力不从心。
  他无数次梦到荣耀初期时候的事儿,梦到那些老朋友。
  梦醒,一切都失去了。
  
  
  05
  张佳乐决定复出霸图后,激起了百花粉们的怒火。
  
  他们说他忘恩负义,为一己私利抛弃母队。
  张佳乐对这些言论都无所谓。
  只是有时候被百花粉疯狂的咒骂,甚至进行人身攻击的时候,他心里还是隐隐会有一丝阵痛。
  
  他曾是百花的神,是那支战队的主心骨。
  可是他什么都无法解释。
  
  他不能否定这一切。
  
  复出的记者发布会上,有记者曾经问过他一个问题:“冠军,真的那么重要?”
  
  那一瞬间,张佳乐想到了很多很多。
  他想到自己一直为之奋斗的信仰,想到无数个日夜里的练习。
  他说:“很重要。”
  他真的真的很想要一个冠军。
  
  他想告诉所有人:这颗向往冠军的心,永远也不应该被轻视。
  他孤注一掷,放手一搏,只是想给自己的职业生涯一个交代。
  或者说,给那个人一个交代。
  他想让孙哲平知道:他还没有放弃。
  
  那一天网游里,他操纵着浅花迷人与再睡一夏不经意间打出了繁花血景,那时候他就知道:原来自己从未放下过对冠军的执着。
  那就继续吧。
  
  他亲手斩杀百花的新队长于锋,在百花粉丝的注视下对他说:“我们是对手。”
  百花粉丝没有理智的向他疯狂攻击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和百花的缘分到此为止了。
  可是没关系。
  
  无论背负多少骂名,他都会一如既往的走下去。
  就算前方荆棘丛生,他也不怕被刺伤。
  
  冠军,那是多少人不顾一切去追逐的东西。
  
  张佳乐其实也是他们中普通的一员。
  只是他经历的打击很多,他从头再来的次数更多,他有着永不放弃的精神。
  或者说,永不放弃的顽固。
  
  06
  第十赛季,霸图与义斩的比赛上,张佳乐在个人赛里遇到了孙哲平。
  
  张佳乐赢了。
  然后他看到选手频道里孙哲平对他说:“加油。”
  张佳乐笑了。
  那是全场唯一的交流。
  
  可是张佳乐看到了里面承载着多少。
  他是在为两个人奋斗,而不是一个。
  
  后来季后赛上,张佳乐亲手把百花战队送出了八强。
  他知道自己终于彻彻底底的和过去告别了。
  从头再来。
  
  “枪响,雷鸣,剑起,繁花血景。”
  那些往昔的岁月盘亘在他记忆中,带着陈旧却熠熠生辉的光芒。
  他从没忘过自己所追求的。
  
  冠军。
  
  07

  霸图被兴欣打败,正如当年百花败在嘉世手里。
  张佳乐倾注了全部心血的第十赛季终究还是止步于此了。
  
  林敬言当场宣布退役,他说:“是时候该结束了。”
  
  张佳乐也在想,自己是不是也该结束了?
  可是他没有。
  
  他还能再打一年,两年,三年,五年。
  只要自己还能坚持下去,他就不会再放弃。
  
  三个亚军的时候,他都没有放弃。
  现在,他还有机会。
  
  张佳乐想着自己的职业生涯,那么多年,他还是当初的样子。
  为了冠军,不顾一切。
  
  他没有得过冠军,甚至连一些初入联盟就成为冠军队成员的新人都比不过。
  但他已经在荣耀的热土上轰轰烈烈留下了自己的痕迹,百花式打法响彻荣耀。
  
  他努力过,疯狂过,热血过,坚持过。
  
  他没放弃过。
  第七赛季宣布退役后,他想过很多很多对于未来的规划。
  可是规划来规划去,都是一个结果。
  回去,继续征战,直到最后一刻。
  
  这也是一种荣耀。
  一种经历过无数风雨磨砺却永不凋零的荣耀,一种岁月过后坚守如初的荣耀。
  
  他会一直这样走下去,带着对冠军和荣耀的追逐与热爱,一次又一次跌倒,再爬起来。
  
  有人说,张佳乐现在的举动还像个孩子。
  他笑了笑,不置可否。
  
  时光流逝,有多少人丢了自己的本心,从孩子长成大人。
  可他没有。
  
  还没有结束。
  
  比赛没有结束,他也没有。
  
  恍惚间,张佳乐似乎又透过虚拟的游戏界面,看到那年盛夏两个年少轻狂的少年并肩而立。
  绚烂的光影中,炮火缭乱,他们勇往直前。
  
  那是当年,也是如今。
  
  物是人非,却也一模一样。
  
  他听到那个清越的声音回荡在耳畔。
  “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张佳乐笑了笑:“好啊。”
  
  一笑,就走过了十年。
  
  —THE END—
[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学校留的暑假作业作文题目[em]e400824[/em]看到的第一眼想到的就是张佳乐的故事 然后就写了这篇张佳乐中心的小说体
写完不敢交上去 就放上来啦
真的特别特别喜欢乐乐,觉得从他身上看到了某些自己身上的东西吧。
世界第一张佳乐,我们等你拿个冠军。

/这个系列以后可能会写林敬言赵杨等等等等 也可能就此完结啦。总之有生之年。

伞修&《黄色枫叶》

  【亲爱的,当明年的今天,红色枫叶再开成一片海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深夜。
  烟雾缭绕中,他目光迷离,独自坐在黑暗中,满身疲惫。
  半晌,叶修碾灭燃尽的烟头,淡淡开口。
  “那……十年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苏沐秋,你这个骗子。”

  【过了今夜我要远行,你摘下黄色枫叶,证明我在秋天离开,我答应你会回来】
  旧忆中的清润少年,站在飘渺的星空下,笑容灿烂。
  “阿修。”
  浅黄色的枫叶漫天飞舞,湮灭他的音容笑貌。
  

  【我知道,你的眼泪早已流成海,当鲜血慢慢溅透了期待,利剑刺入胸口,视线逐渐模糊,为何还能看见你容颜】
  “阿修,照顾好沐橙,还有……我们的荣耀。”
  叶修静静站在原地,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少年在黑暗中支离破碎。
  鲜血,染红了记忆。
  苏沐秋在人间看到的最后一个景象,是叶修跪在他身前,哭的像个孩子。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他哭,也是最后一次。

  【那片黄色枫叶飘入硝烟,来见我最后一面,我仿佛可以看见那片枫树海,看见你还在树下守着爱】
  从嘉世退役的那一晚,叶修什么都没有带走,身上只装着半包烟和一个打火机。
  他再寒冷的大街上走了良久,最后坐在清冷的街边,点燃一根烟。
  他失去了什么,或者说,得到了什么?
  十年荣耀。
  恍惚间,叶修似乎看见那年清秋泛黄的枫叶穿过八年的光阴,飘落在自己的眉目间。
  后来他征战十区,重启荣耀。
  硝烟战场,他用荣耀为时代开荒。
  他穷极一生,去守护那个约定。
  ——总有一天,我们要一起站在荣耀的巅峰!

  
  【我要飞过万水千山回到你身边 哪怕只能再说声再见,眼泪在闭上双眼之前,和溅出的血凝结】
  叶修总是梦见以前的事情。
  那个狭小的出租屋,那个故人,那犹在耳畔的声音。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他梦见离去多年的少年站在天的尽头,朝他慢慢挥手。
  犹如天使在人间最后的印记。

  【那片黄色枫叶飘过人间,来到了我的身边,好想再好好看你一眼,在喝孟婆汤前】
  叶修伸手去触碰他,在光影中,那人似真似幻。
  唯有那双眼眸,宛如潋滟万千星辰。
  他静静看着那人,将那浅淡而清润的轮廓一笔一笔描绘在心头。
  “阿修,在那里,我会很用心很用心的思念你,你放心。”叶修听见他含笑说道。
  【亲爱的,请原谅我,爱你】
  大雨纷落。
  月明星稀,他站在南山公墓中,看着略显清冷的墓碑,和永远定格在十八岁的容颜。
  “好冷……”
  叶修低头,将下巴抵在冰凉的墓碑上。
  那一晚夜风微凉。
  他在星空下缓慢开口,一如那人与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对不起……我爱你。
  叶修也在很用心的思念苏沐秋。
  用十载荣耀,用一世深情。
  —THE END—
  
  歌词节选自薛之谦《黄色枫叶》
                  ——————
      感觉《黄色枫叶》这首歌真的和伞修超级契合!

【20180529叶神生贺&穷极一生,等一位故人】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荣耀,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荣耀,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当然,我可是职业选手,你以为呢?”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是啊,我虽然老了点,可还没想着要放弃呢。”
  “放心吧,我还没到绝望的时候,我还会回来的。”
  “不得不说,有时候是有一种叫做天分的东西在作怪。”
  “叶秋不在了,叶修还在呢。”
  “路还很长,现在才刚开始而已。”
  “只有靠团队合力打出的连击,才是真正无懈可击的连击。”
  “我回来了。”
  ——叶修
  #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你听说过荣耀吗?
  Glory。
  他就是荣耀。
  或者说,他用十年,用一生去贯彻何为荣耀。
  他是那样一个人。
  他不会和别人说自己有多难,不会告诉别人自己在嘉世被孤立,不会委曲求全,不会迎合商业化的荣耀。
  他很坚强,他不会放弃,他能笑着面对一切质疑,然后在废墟中举旗为王。
  他逆来顺受,却从来都把对明天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
  所以在哪个时代,他注定不会走的一帆风顺。
    他说:“有人跟我说,现在的职业联盟,明星才是最重要的。职业队员的技术要炫,打出来的场面要好看 ,因为在观众眼里,华丽就意味着难度和水平 ,无可替代的华丽可以瞬间引爆观众的热情。他说得很对,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我进的是竞技圈,不是演艺圈。我想要的就是胜负。还有人跟我说,我已经过时了。年轻人想要出头可以理解 ,但是他们真的还要努力,现在的职业圈子已经快要停滞了 ,很多人以为目前这些就是这个游戏的全部 ,其实他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在嘉世退役的那一晚,风很大。
  所有人都在感怀他的退役,却无人能知迟暮英雄被迫离开的悲凉。
  而他只是静静看着远方,然后转身开创新的王朝。
  后来,重启君莫笑千机伞,纵横十区。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他笑着说。
  与十年前那个笑容清润的少年,何其相似。
  他知道现在的荣耀已经商业化了,而他从来都没有什么商业价值。
  这些年他一直救济着朋友,无力支付昂贵的解约金,所以他顺从嘉世,宣布退役。
  他们只当他是服软了,却不知道,这是一种成全。
  他成全了自己亲手建立过王朝的嘉世,却宁愿自己黯然退场。
  他和苏沐橙说:“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然后他就真的回来了,带着一支草根队伍,一举夺得第十赛季的总冠军。
  君莫笑的三十七连胜和疯狂的六点五秒永远刻在荣耀的里程碑上,自此无人能超越。
  所有人这才明白过来:他还是那个斗神,他还没有老。荣耀,再玩十年,他也不会腻。
  只有很少的人看到,每个黑夜,他为战队制定计划,为每个队员量身定做训练教程时疲惫的双眼。
  只有很少的人知道,他也会累,他也会感觉到苦涩,他也会觉得失望。
  他不是真的神,他也是人。
  可他却能从容平淡的接受人生的巨大落差,然后再回神座。
  他是荣耀的未冕之神,是真正的信仰。
  他是叶修,被誉为荣耀教科书的叶修。
  他是叶修,就算再苦再累也会笑着面对的叶修。
  他是叶修,从来都不把游戏当成游戏的叶修。
  他一手开创嘉世三冠王朝,却被队友所孤立,世人所误解。
  无人能看到他的无奈。
  可是斗神有斗神的骄傲。
  他还没有放弃,他还能再继续下去。
  他说,他可是职业选手。
  简简单单一句话,囊括他对荣耀的十年执念。
  有人问,何为荣耀?
  心怀荣耀,即战无不胜。
  他把荣耀当做真正的荣耀,十年,一如既往。
  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在时光中悄然消磨掉年少轻狂的棱角,却未曾改变过那颗初心。
  他站在时光的荒河中,一如往昔。
  ——斗神的光荣已经刻成永恒,真正的神枪却被这时间尘封。
  韶华流转,沧海桑田。
  他还梦在那场荣耀初期的故梦中,身边还有那个与他配合天衣无缝的人,笑的温和:“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他从未放弃过荣耀。
  那是他一生的信仰。
  即使有一天,他变得白发苍苍,他依旧是那个不忘初心的少年。
  如果你没有看过《全职高手》,你不会知道有这样一群人,为了追逐荣耀,变成热血的模样。
  如果你没有看过《全职高手》,你不会知道十八岁那年一场飞来横祸夺走了那个笑容温和的少年后,他是怎样变得坚强,孤身一人征战荣耀。
  如果你没有看过《全职高手》,你不会知道被驱逐的高手只是想给那个千方百计要逼他离开的队伍一个转机,你不会知道,嘉世是他一手建立的王朝,他也曾深爱着这个地方。
  如果你没有看过《全职高手》,你不会知道,兴欣的建立有多难,你不会知道一路从挑战赛打上总冠军是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凝聚。
  如果你没有看过《全职高手》,你不会知道,叶修有多么多么热爱荣耀。
  如果你没有看过《全职高手》,你不会知道,曾有一个少年说着“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然后自己提前退场。
  如果你没有看过《全职高手》,你不会知道,他十年荣耀初心不改,是因为一个约定,一种信仰。
  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荣耀之神,叶修。
  生日快乐。
  ***
  2017年7月,在发小的安利下入了全职坑。
  我从未想过我会如此痴迷一部作品。
  因为《全职高手》,我学会了很多很多。
  因为叶修,我明白了很多很多。
  有人不解,叶修不过是个虚拟人物,为什么我会这么喜欢他?
  我微笑:因为他是我的信仰。
  人总会有一种信仰。
  叶修的信仰是荣耀,而我的信仰是叶修。
  英雄迟暮的故事,从古至今有很多。
  可是只有《全职高手》打动了我。
  我看到那个荣耀之神黯然离开神座后并没有因此堕落,他只是贯彻着对荣耀和胜利的追求,一如既往。
  他永不言弃。
  这也是我一直在追逐的东西。
  20180529,这是我陪叶神过的第一个生日。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从两个月前,我就掰着指头期待这一天。
  我知道在黑暗降临前的黎明,我总会等到自己的归属。
  未来的路还有很长很长,荣耀不改,我会陪他一直一直走下去。
  所以,叶神,生日快乐♡
  有很多很多话想要和你说,最后不知道从何说起。
  所以,就这样草草结束吧。
  总归,我们还有很多很多个一起度过的夏天♡
  “有幸在那一天遇见你,最好的你。”
  【荣耀不改,我们不散】
  [生贺文【穷极一生,等一位故人】/伞修古风私设BE向/全程糖中带刀/于lof/贴吧同步发布/字数整5200]
  以上。
  By伊梦如期20180529_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这里lof首次发文萌新伊梦 请多指教♡———
 【穷尽一生,等一位故人】
  By伊梦如期_
  北国春,草长莺飞。
  无忧谷,山水潋滟间,坐落着一庭院,木制的篱笆上缠绕着淡紫色的牵牛花,木架上晒着几味药材,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他临窗坐在蒲团上,麻织的长衫散发着柔和的淡淡光芒,垂着长而稠密的眼睫,慢条斯理将晒干的茶叶捻了几许放进青瓷茶杯中,温热的湿气氲氤出袅袅的茶香。
  那人叼着个紫玉烟斗,面前摆着一副纵横交错的棋局,似是等着什么人落子。
  穷尽一生,等一位故人。
  叶修时常想起往昔的岁月。
  想起那些金戈铁马的日子,想起那些驰骋江山的时光。
  也想起曾经,那个笑容温和,眼眸恍若万千星辰的少年。
  “他笑起来很好看,就像披挂着春风一般。我曾看过的江南烟雨,大漠飞沙,都不及那万分之一。”叶修如是道。
  这些年也不乏有人来向他讨教问题。
  问得最多的,还是那一个问题。
  “请问您为什么要隐退在这一片山林中,而不去施展一番抱负呢?”
  叶修笑。
  他点起烟,坐在薄薄的烟雾中,缓慢的开口,却答非所问。
  “我有个朋友,他是天生的军事天才。”他语气很平静,却带着淡淡的悲恸:“后来……他死了。”
  “所以,我就在这里,等他回来。”
  那些来求教的少年,或恍惚,或明悟。
  后来便有江湖人传,无忧谷内有一隐世人,在等一位故人。
  ***
  叶修放下紫玉烟斗,端着两杯茶,走出木屋。
  他穿过很多座山,很多条河,来到一个亭子前。
  那亭子名为“逢秋”,被阵法封着,四季温暖如春。
  依稀可见亭子中央,有一个木棺。
  叶修慢悠悠破开阵法,走进亭子。
  他把茶杯放在石桌上,点了一卷烟。
  他看着木棺内容颜依旧,眉眼清朗的少年,陷入漫长的回忆。
  那一年,他十五岁,已经是大名鼎鼎的“斗神”。
  七岁领兵出征收复燕云十六州,十岁挂帅远征西域取西域可汗项上人头,前十五年,他用八年南征北战,开疆扩土。
  十五岁那年,他遇见了苏沐秋。
  那是个天大的意外。
  那一年,叶修奉命领兵出征楼兰,却在首战就被对方下了套。到底年少轻狂,尚未察觉的他和二十多个亲兵被逼入绝境,亲兵拼死护他逃亡,那一战派出了三万个人,最后只有他一个人逃了出来。
  那晚月明星稀,他不顾一切骑着战马向东方逃亡。
  身上多达十多处的伤痕让他很快耗尽了力气。
  他终于坚持不住,倒在一个山洞里歇息。
  伤口失血过多,让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叶修迷迷糊糊的想,要是自己今天死了,那谁给战死异乡的兄弟们一个交代?
  耳边逐渐传来嘈杂的马蹄声,叶修知道那是敌兵,却没有半分力气再爬起来逃亡。
  完了。他听到自己的心声。
  他陷入一片黑暗,最后隐隐约约听到一个清润的声音:“这位兄台……你怎么了?”
  叶修再次醒来的时候,一缕阳光投过斑驳的花影,照射在他面容上,险些闪瞎他的眼。
  一个温和的声音传入耳畔:“你醒了?”
  叶修抬头,感受到模糊的光影和隐约的声音。
  少年端着热粥笑着道:“感觉怎么样?”
  叶修整理了一下思绪,视线渐渐清晰。
  周围的景物映入眼帘,这大约是山间的一个小木屋,摆设简陋却整洁,十分温馨。
  他接过少年递过来的那杯水,哑声道:“谢谢。”
  他低头将那杯水一饮而尽,抬头看了眼那少年。
  叶修微微一怔。
  只见那少年面如冠玉,眉眼清秀温和,唇畔带着浅浅的笑意,虽是粗布麻衣,举手投足难掩那份气质和绝尘。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叶修望进那双仿佛潋滟漫天星辰的眼,忽然觉得自己前十五年看过的美景加起来都不如此人的眼眸。
  美的淋漓尽致,美的让人心醉。
  一眼万年。
  “在下苏沐秋,敢问兄台名讳?”
  “我是叶修,苏大大,以后,请多指教。”叶修笑嘻嘻的,自来熟的拍拍苏沐秋的肩膀。
  那个盛夏,春暖花开。
  叶修就这样住在了木屋里,和苏沐秋以及苏沐秋的妹妹苏沐橙。
  这里与世隔绝……却也岁月静好。
  叶修几乎想不起来,十五岁之前的那些岁月他是如何度过
  十五岁之前,他受到的都是贵族的教育。
  遇见苏沐秋之后,他学会了骂人,学会了赖床,以前在军队里养成的那些好习惯全都没了,整天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研究苏沐秋那些兵器。
  苏沐秋是个天生的军事天才。若不是这家伙是个孤儿没什么势力,只怕早就封侯拜相权倾朝野了。
  叶修自诩没佩服过谁,苏沐秋是第一个。
  “叶修……起来吃饭了。”
  “马上……沐秋啊,你这战矛能不能借我两天?我研究研究。”
  苏沐秋无奈:“好好好,送你都行,快来吃饭。”
  苏沐橙默默抱着饭碗坐在一边,想着自家哥哥真是宠叶家哥哥。
  彼时她不知道,那叫爱。
  其实那时候的叶修和苏沐秋也不知道。
  后来知道了,人却不在了。
  苏沐秋把一锅饭熟稔的平均分成三份,然后将其中一份拨了大半给另一份,把平均的那一份递给叶修,多的给苏沐橙,自己吃少的。
  “我不饿。”他总是这样说。
  叶修笑吟吟的端着饭碗,把碗里的饭给苏沐秋拨了一半:“某人还是多吃点好。毕竟咱俩单挑战绩悬殊太大……唉,说实话,我都不忍心赢你了。吃完再战啊!”
  苏沐秋:“……”
  他也懒得和这厮计较。
  那时候啊,午后的阳光照在木屋里,照在三个人的身上,温馨至极。
  让叶修贪恋和怀念了一辈子。
  在无忧谷的日子很安宁,可叶修毕竟是一军主帅,外面战火连天,他也不可能不闻不问。
  他和苏沐秋一起研制了一把新武器。
  这武器奇妙的很,可以变幻形态。
  “叶修……你给它起个名字?”
  “嗯……千机百变,就叫千机伞吧。”
  北国的军队找到叶修的时候,他正坐在院子里擦拭着刚完成还未进行过实验的千机伞。
  将领上前行礼:“军情紧急,请将军出山!”
  叶修放下棉布,环视了一圈这个他住了大半年的小木屋,恍若隔世。
  苏沐秋笑了笑,将千机伞递给他。
  两人近在咫尺。
  叶修感受到苏沐秋温热的气息。
  “阿修。”苏沐秋第一次如此叫他,在时光回溯的光影中,他眉眼柔和:“千机百变,战无不胜。你答应过我,总有一天,我们要一起站上荣耀的巅峰。”
  “嗯。”叶修笑,然后拿起千机伞,望向战火缭绕的北方。
  “打爆他们。”
  ***
  战火弥漫。
  苏沐秋没有想到,那个平日里一副老不正经懒散的要命的叶修,在战场上竟然是这副模样。
  银甲缭乱,闪耀着万千光辉,他从城楼上飞身而下,目光坚毅漠然,带着淡淡的杀戮气息和至死不渝的光芒。
  血流成河,千机伞变幻着形态,斩落来敌。
  这是真正的斗神。
  苏沐秋那时候就想,好男儿要死,就要像这样死在战场上。
  后来,一语成谶。
  在楼兰的战事持续了整整三年。
  即使是叶修,也多次身受重伤,差点丢了性命。
  苏沐秋始终在他身旁陪着他。
  转眼入了冬。
  苏沐秋端着茶,跨进军帐。
  叶修披着中衣,沉默的站在战略局势图前发呆。
  谁都知道,再打下去,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北国军队粮草耗尽,不战而败。
  有人劝他放弃,劝他退兵。
  可是斗神有斗神的骄傲。
  “尚未到最后一刻,焉知谁胜谁负?”他说。
  而苏沐秋知道,不能再拖了。
  他将茶杯静静的放在桌案上,袅袅的茶香氲氤。
  “阿修,明天郾城一战,胜负将定。我们以一万人对对方十万人。你觉得有胜算吗?”
  “不管怎么样,都要打。”叶修缓缓点起烟。
  “所以……你答应我,明天,无论如何,活着回来。”苏沐秋声音很温柔,伸手缓慢的揉了揉叶修的头发。
  叶修心中翻涌起莫名的情绪,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他猛地抬头看了眼苏沐秋,却望进他温润的眼眸。
  平静而从容,带着安抚。
  “阿修……”苏沐秋朝他张开双臂。
  叶修将头埋入苏沐秋的发间,嗅着那熟悉的山水香,安心的阖眼歇息。
  “沐秋,好累。”他喃喃自语。
  苏沐秋站在夜色中,唇畔噙着浅浅的笑容。
  他轻拍着叶修,声音很轻,带着不经意的宠溺:“阿修,好好休息。”
  夜风凌乱,湮灭了他轻柔的话语。
  “以后我不在了,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这个夜很静谧。
  浅淡的,犹如从未存在过。
  ***
  翌日。
  叶修醒来时,日上三竿。
  他一个激灵蹦起来,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睡过头。
  为什么……没人来提醒他……沐秋,沐秋在哪里?!
  在战场上素来沉稳的斗神,头一次慌了阵脚。
  “沐秋……沐秋在哪里?”
  “将军……苏公子他带兵去了郾城……”被揪住的小兵哆哆嗦嗦道。
  “混蛋!”叶修忍不住低骂了一声:“他去顶什么用?添乱!”
  心中巨大的慌乱快要将叶修整个人淹没。
  那种似乎就要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感觉——
  “苏沐秋,你要是敢死,老子咒你祖宗十八代!”
  叶修飞身上马,飞快的朝郾城而去。
  此时,郾城。
  战火燃烧,断肢残骸。
  苏沐秋一身白衣银甲被染成深红色,因为失血过多目光微微模糊,勉强能看清战局。
  “咱们还剩多少人?”
  “公子……还有三千精兵。”
  苏沐秋眸光深沉。
  半晌,他慢慢笑了笑,然后望着远方的军帐,目光缠倦了千年柔情。
  “阿修……”他呐呐自语:“照顾好自己,别为我而哭。”
  他挥起战矛,随即决绝的大吼一声:“众将士听我命令:杀!”
  “杀!”
  “打爆他们!”
  苏沐秋微笑着,犹如一个王者。
  阿修,以后的人生,我怕是要失约了。
  以后你的人生里没有我,你要照顾好自己。
  不要想念我……最好忘了我。
  银光碰撞。
  苏沐秋策马,只身一人冲入敌方的攻击阵。
  血光剑影中,他一把战枪传神至极,犹如神袛。
  血腥气息蔓延在空气中。
  苏沐秋站在血泊中,什么都记不得了。
  他只能看到,眼前那个笑容懒散的少年朝他伸出手。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斩落最后一个敌人。
  同归于尽的战术。
  一万人,换十万人。
  十里外,叶修心口骤然一痛。
  “将军!我们赢了!郾城已被我们的人攻下!我们真的成功了!”欣喜的声音传入耳畔。
  “苏沐秋呢?”叶修声音微颤。
  “苏公子他……殉国了。”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冬日里被骤然撕裂。
  苏沐秋躺在被血染红的雪地中,隐隐约约看到一丝阳光。
  他缓缓伸手,抓住那一缕光芒。
  血不断从口中涌出。
  一个熟悉的人影踉跄着跪在自己的面前。
  “沐秋!你醒醒!你坚持住……不要睡,我求你不要睡!”
  那人语气哽咽。
  “……阿修?”苏沐秋意识模模糊糊,下意识握住那人的手。
  “对不起,不能……和你一起站在荣耀的巅峰……”
  “阿修……照顾好沐橙……还有我,我们的荣耀……”
  叶修异常平静的跪坐着,低头去看怀中的人。
  所有人都驻足在不远处,不忍道:“将军——”
  “嘘……”
  叶修神色温柔,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勾勒着苏沐秋的容颜:“别说话,沐秋睡着了。”
  “沐秋,你睡一会儿就好了,睡醒了,我陪你走遍天下。”
  “什么江山社稷,什么家国百姓,都不要了,以后,我就只陪着你。”
  “你说想去看江南烟雨,大漠飞沙,我陪你去。”
  “沐秋,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啊。”
  “我,喜欢你。”
  他若无旁人的低头,缓慢的吻上气息紊弱的少年的唇。
  很凉。
  也很甜。
  一滴泪,顺着眼睫,滴落在少年苍白的唇角。
  犹如罂粟盛开在冬日,荼靡涅槃在火中。
  苏沐秋用尽最后的力气,在叶修的手掌上,断断续续写着什么。
  是三个字。
  ——我爱你。
  苏沐秋落下最后一笔,终于心满意足的垂下了手。
  那个不可一世的斗神啊,终于抱着他,在漫天大雪中,哭的像个孩子。
  后来,叶修带着苏沐秋失踪,从此杳无音讯。
  有人说,他们是化作了一双比翼鸟,并肩飞向了天涯海角。
  ***
  叶修坐在亭子外,怔怔看着苏沐秋。
  年轻的容颜,含笑的唇畔,一如当年。
  “沐秋,十年了。”叶修喃喃着开口。
  “我一直在等你醒来,你可不能再睡下去了。”
   有人曾问他:“等待的时间久了,就忘了缘何等待。你为什么还要等下去?”
  叶修慢条斯理的擦拭着千机伞,在银光缭乱中看到自己平静的容颜。
  “我就是想着,兴许有一天,他还能回来呢?那所有的等待,也算不亏。”
  “那……如果永远也等不来呢?”
  “那为了他,也值。”
  “……”
  ***
  “苏沐秋,你这个大骗子。”
  “你说过总有一天,要和我一起站在荣耀的巅峰。你说过的。”
  叶修蹲在苏沐秋棺前,笑的比哭还难看。
  “你知不知道,你不在了,我活的一点也不好。”
  “你这个没良心的混蛋……”
  他想起,很久之前和苏沐秋下棋。
  陷入残局时,苏沐秋只是淡然一笑,然后缓慢的落子,那颗棋子正入敌方中央。
  “你怎么下在这里?”
  苏沐秋笑容温润:“以一己之身,换万家长安。”
  纵横交错的棋子,因为那一颗棋子的牺牲重新活了过来。
  苏沐秋赢了。
  和十年前那场战役何其相似。
  叶修点着了烟,在淡淡的烟雾中,就像看到了故人。
  “有人问我最爱的人是谁。”
  “我说是苏沐秋。”
  “他又问我最恨的人是谁。”
  “我说,也是苏沐秋。”
  “他们不知道……其实世间的最恨,也就是最爱。”
  “不过等了区区十年而已。沐秋,哪怕只是为了你,我也会坚持下去。”
  “十年等不来,就二十年。二十年等不来,就三十年。三十年等不来,就一辈子。”
  “呵,他们都说我傻了。可是当年我能把那个半死不活的你救回来一口气,现在也能把你等醒了,不是吗?”
  “不过是时间问题。”
  “总之啊,哥这辈子算是搭在你这儿了。”
  “沐橙现在过的很好,也有了自己的家,不用我每天看着。”
  “我可是为你放弃了外面那个锦绣江山……苏沐秋,你可不能负我。”
  “这一切……就因为你当年那一句半死不活的我爱你。”
  叶修坐在烟雾中,忽然扬起一个浅浅的笑容。
  犹如初恋的少年懵懂表达爱意。
  他声音很轻:“苏沐秋,我也爱你啊。”
  无人应答。
  迷离的烟雾中,叶修沉默了良久。
  他想起。
  年少时。
  他曾遇见一个少年。
  他曾爱上一个少年。
  他穷尽一生,等一位故人归来。
  从前荣光十载,年少轻狂。
  后来良辰美景,岁月静好。
  在回忆春暖花开的尽头,白衣胜雪的少年眉眼清润,笑容灿烂,那双眼眸似乎潋滟了万千星辰。
  “阿修。”他站在时光的荒河中,声音犹似往昔。
  于是叶修沉浸在那声呼唤中。
  此生此世,来生来世,永生永世。
  —THE END—